99.第一批客人(第九更,求订阅,求月票!)

“先生的意思是……”

事关轮回丹,徐行之不得不慎重。

乌云先生淡然一笑:“这世间,没几人出得起老夫的开价。”

事实上,根本没有所谓轮回丹。

治愈曹峰、回天宇、陈介之等人,是张东云身为城主,系统提供的能力。

丹药不过是掩盖真实情况的假象而已。

所谓丹药,如果真被人买走,然后再带出城,那真相立马就会曝光。

但问题是,某个姓张的城主,可能给对方这个机会吗?

什么人参娃娃见水即化,见风即逃的说辞,都可以用轮回丹上。

总之就是买下当场服用,时间稍过,丹药便会自行消散,根本不会给你带出城的时间。

谁如果想要试试看强行飞出去,那张城主不介意教教他,长安城里究竟谁说了算。

另一方面,正像他投影乌云先生所言,如此灵丹妙药,自然会开出天价,放眼东唐,乃至天下,都没几个人能出得起。

即使如此,只要能证明“药效”为真,相信买家仍然会趋之若鹜。

“学生明白了,有此重宝,长安坊市的名号,很快就能传遍天下。”徐行之恭敬行礼。

一旁负责西市的霹雳宗掌门吴琼,心中艳羡不已。

这等于是乌云先生亲自出手,扶持东市。

不过,能将整个长安坊市的名声尽快打响,广泛传播,他西市多少也能跟着沾光。

轮回丹这种存在,也只有高境界的修行者,才能消费得起,凡人惦记不来,他的西市也惦记不来。

自己还是多琢磨琢磨,如何说服寒山派,祝自己一臂之力,将西市发展起来。

吴琼心中惦记寒山派的同时,寒山派掌门郭梓心中更是羡慕。

徐行之负责东市,这便罢了。

寒山派本身也没指望这边。

只不过郭梓原以为,会是陈氏家族负责东市。

陈家虽然没落,但毕竟曾是东唐名门,与东唐各大派高境界修行者打过交道,人脉广泛。

僻居龙北郡的地方势力寒山派,在这方面没法跟对方比较。

陈家这回没有中标,可能跟为首者陈介之外出离开长安有关,使得他们白白错过这个关键差事。

徐行之乃白马书院出身,虽然被逐出门墙,但与其他势力的人脉也还在。

有徐行之和陈家在前,寒山派从一开始就没指望能得到管理东市的差事。

但西市,立足于凡人,眼下又主要立足于长安城中的人,寒山派作为地头蛇,优势很大。

可是这差事,最终却落到霹雳宗吴琼手里,叫郭梓略有些失落。

不过他还是很快调整好了心态。

自家寒山派,如今众多子弟,分布在长安上上下下不少要害部门,已经颇得重用。

乌云先生眼下提拔吴琼与霹雳宗,想来是希望投奔长安的各方势力,得到平衡。

郭梓长长吐出一口气。

越是这种情况,寒山派上下越要淡定,不可因此生出异议,否则就可能在乌云先生心目中,落下个坏印象。

他们越是干净,越是踏踏实实干好自己手头工作,乌云先生看在眼里,自会有数。

当霹雳宗的吴琼来寻他帮忙,希望能一起带动西市繁华的时候,郭梓没有任何推辞,一口答应。

并且,他也没有试图暗中跟吴琼争权。

寒山派、霹雳宗一内一外配合之下,长安西市,顿时开始渐渐热闹起来。

越来越多的秦州府本地商贩,越来越多的外敌客商,开始往来于龙岭内外。

李宕等人全军覆没,再次震动东唐。

龙岭附近,大半个龙北郡,这时都谈长安而色变。

寒山派、霹雳宗终于趁机大刀阔斧,向外扩张。

龙北郡内外,越来越的地方,东唐王朝开始失去掌控力。

面对向外扩张的长安势力,大部分东唐官面势力,不敢与之发生冲突,被迫一让再让。

东唐先前针对秦州府的封锁,被彻底打破。

客商往来,消息传播,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东唐内部,出现一座长安城,屹立于龙岭,叫东唐退让,奈何不得。

吴琼、郭梓二人风风火火,令长安西市日渐兴旺。

另外一边,管理东市的徐行之,则似乎显得有些不紧不慢。

他没有拿轮回丹宣传,也没有急着招揽客源,只是先仔细挑选自己的下属。

他孤身入长安,没有亲信门人子弟,此刻一切从头开始。

看似漫不经心,实则胸有成竹。

把人事的问题捋顺之后,徐行之写了一封信,送出长安。

信送走以后,徐行之仍然是先前慢条斯理的模样。

新客人没有,他先把主意打到自家城内修行者身上。

也包括西市的郭梓、吴琼等人。

大家对此不是很热络。

有需要的话,彼此私下交易即可。

徐行之没有请求乌云先生强制城内修行者交易必须通过坊市。

他眼下邀请郭梓等人,似乎只是顺手而为,就当打发时间。

但隔了一些时日后,长安城来了新客人。

来者,乃是亭山书院的山长,李志斌。

亭山书院乃东唐三大书院之一,素来同白马书院、松阳书院并称于世。

近些年连续遭到东唐王室打压,又跟白马书院、松阳书院不和,是以有些弱了声势。

但其底蕴仍在,不愧儒学圣地之名。

“李师,别来无恙。”徐行之同李志斌等亭山书院中人见礼。

“行之别来无恙。”

李志斌扶住欲要行礼的徐行之,上下打量他一眼:“看你气色昂扬,胸中块垒尽消的模样,在这里待着不错?”

“这里,与陆阳城,截然不同。”徐行之言道:“李师和各位同道,不妨在这里小住几日,当知学生所言非虚。”

“行之的话,我自然信得过,不过眼下的时局,风起云涌,殊难预料。”

李志斌叹息:“只是我一人,天大地大,哪里都可去得,但书院,始终还在亭山。”

徐行之点点头,不再强劝:“李师可在城里看看,然后回去跟万院长商量。”

李志斌点点头,转而问道:“行之你信中提到的仙丹?”

徐行之言道:“确有其物,学生笔墨,难以形容其神妙之万一,李师亲眼见了便知,学生绝非虚言。”

“你的话,我自然信得过。”李志斌微微轻叹。

他干咳一声,身旁学生,从车架里,抬下一个人。

那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青年,双目紧密,面如金纸,看上去仿佛仅剩一口气吊着,生命垂危。

“俊儿昏迷不醒,已有七年,我用尽办法,求尽名医,仍始终无法救他苏醒。”

李志斌面现悲色:“这一两年来,他呼吸越来越弱,眼看希望渐渐消失,便是只有一点希望,也只能试试。”

他看向徐行之:“行之请尽管施为,救得醒救不醒,我都感谢你大恩。”

“李师这么说,就折煞我了。”

徐行之在前领路,带众人一起走进东市。

“药,属于长安,我虽暂时执掌东市,但对于这枚轮回丹,也是代为保管,寻找买家,相关情况,之前在信里跟李师您提过……”

徐行之探寻着看向对方。

李志斌点点头:“我自然明白,不会叫行之难做。”

他身后四个青年一起上前一步。

四人怀里,各抱一样东西。

“狻猊毛发制成的雷光笔,陨星灰制成的墨,紫微仙竹制的纸张,还有北冥宝玉制成的砚台。”

李志斌望着担架上的独子:“万幸院长相助,帮我寻觅这诸多宝物,希望能救俊儿一命。”

“李兄吉人自有天相。”徐行之安慰李志斌后,收下那笔墨纸砚,去请示乌云先生。

张东云悠然坐在大明宫中。

对方一进无敌城范围,他就知道带了什么,也瞬间弄清楚东西的价值。

但儒家修行者来说,确实价值连城。

至于抵不抵得上“轮回丹”,就见仁见智了。

不过,对张东云来说,重要的不是对方东西是否等价。

“你这是借老夫,来做人情?”

乌云先生似笑非笑,打量徐行之。

对方拉来个大客户,确实不错。

但亭山书院近年来极为低调,闭门读书,少惹是非。

轮回丹就算治好李志斌的儿子,他敢告诉别人,是长安城仙丹的功效吗?

东唐王室,正愁找不到机会收拾亭山书院呢。

“先生容禀。”

徐行之郑重说道:“李师,有别的渠道,为亭山书院保密,同时把轮回丹的消息传递出去。”

真话……张东云不动神色,投影的乌云先生面无表情,只是静静看着徐行之。

徐行之言道:“李师,同北宁劳先生乃生死之交,他可以通过劳先生的口,将消息传出去,劳先生会为他保密。”

所谓劳先生,乃东唐境内少有的魔道高手之一。

除少数几人,外界并不知晓,亭山书院的山长,居然和一个大魔头相交莫逆。

李志斌信任对方,不仅是信任劳先生能帮他传递宣传轮回丹,更信任劳先生能隐瞒亭山书院与长安的关系。

“太复杂了。”乌云先生淡然看着徐行之:“环节越多,越容易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