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白莲花的精准演技

突然被cue到的秦商商顿时是露出了一个尴尬的微笑。

片刻之后,秦商商立马正色装出了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

“没什么,我只是想跟你说……我们离婚吧。”

某霸道总裁则是一脸的难以置信,看着秦商商。

其实不只是霸道总裁,就连秦商商自己都有些反应不过来,昨天刚领的证,今天就要离婚,未免有些太离谱了。

只不过这是霸道总裁的恶毒妈妈想出来的,秦商商只能够按照剧本走,这个时候的自己就只能当一朵无辜的白莲花。

最好表现的弱柳扶风,逼不得已。

于是秦商商便掩面假装哭泣,那一副潸然泪下的模样,险些都欺骗过了苏母。

“我没事的,跟我离婚吧,我能承受的住。”

一边说着,秦商商一边捂住了脸颊,仿佛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

对于这一副清纯的皮囊,秦商商还是极有信心的,苏陌寒看到之后果然也是心揪成一团。

“妈,你是不是跟秦商商说什么了?”苏陌寒第一时间就将矛头对准了苏母。

这下连秦商商都傻了,这霸道总裁的直觉还真是准啊,第一时间就猜中了,是苏母在后面捣鬼。

下一秒,苏母顿时就面如土色,连忙挤出了一个尴尬而又慌乱的微笑。

“怎么能这么说呢?难道你怀疑妈妈?”

苏陌寒那不相信的眼神顿时落在了苏母的身上,苏母不知为何,心中总是有些隐隐的恼怒。

“我可是你的亲生母亲,你居然敢怀疑我?你为什么不怀疑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是个攀龙附凤的拜金女呢?”

秦商商则是在一旁抹着眼泪装出了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其实怀里揣着的一百万让秦商商险些笑出声。

此时,秦商商脑海中的提示音不断的响起。

“恭喜宿主和总裁的好感度提升十点。”

“恭喜宿主和总裁的好感度提升二十点。”

……

秦商商的内心狂喜,看来现在不仅获得了这一百万,而且还有了更加美好的报酬,也就是这些好感度。

有了这些好感度慢慢的积累,秦商商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很快就通关这个剧情。

但是还没等秦商商心中狂喜,苏陌寒便直接站出身来,搂住了秦商商的腰,错愕的抬起头,秦商商一眼看到了苏陌寒脸上那义正言辞的表情。

那张英俊的如同是鬼斧神工的杰作一般的脸庞此刻就在秦商商的面前显现着,苏陌寒那双深邃的眼睛就这样如同一块黑曜石一般,深深地吸引着秦商商。

片刻之后,苏陌寒说出的一句话顿时震碎了在场三个人的三观,“昨天晚上我和秦商商已经发生关系了。”

听到这话的苏母顿时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手里的笔业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秦商商则是一脸尴尬地站在原地,恨不得用脚趾头在地上抠出一个五室一厅。

天呐,这霸道总裁难道说话的时候都不过脑子吗,这种事情难道还能随随便便的说出来吗?

秦商商欲哭无泪的看了苏陌寒一眼,眼神之中忍不住含上了几分责怪,可是这样的眼神落在了苏陌寒的眼里,却好像变成了害怕和胆怯。

于是某沙雕总裁直接就伸手抓住了秦商商的手,传递着自己温暖的力量。

“不用担心,我不会让我妈为难你的。”

秦商商欲哭无泪,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了,只能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那我真是谢谢你啊。”

苏陌寒忽略了秦商商话里的那一丝咬牙切齿的感觉,还是一脸笑意的温柔的看着秦商商,秦商商真不知道眼前的这个总裁到底是真傻还是假憨。

而此时的苏母早就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她冷冷地看向了面前的秦商商,目光之中不仅带着鄙视,甚至还多了一丝厌恶。

“我真是小看了你这个贱女人,没想到你已经不要脸到直接爬上我儿子的床。”

这一番难听的话落到了秦商商的耳朵里,秦商商顿时是拉下了脸来。

“拜托,伯母,这种事情也是你情我愿的好不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句话你没听过吗?如果你儿子真的这么守身如玉的话,应该也不会被我诱惑到吧。”

秦商商也顾不上什么说话的分寸了,可能是因为刚才苏母说的话太难听了,秦商商直接就将自己的人设抛在了脑后,一时逞能,就这样将这些话一吐为快。

果不其然,下一秒苏母脸上的表情更加难看了,忍不住愤愤地握紧了拳头,目光如同是冷箭一般,狠狠的射在了秦商商的身上。

“我告诉你,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嫁入我们家的话,你想都不要想这门婚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秦商商冷笑一声,二话不说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昨天刚领的证。

“这可由不得你了,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了,是受法律保护的。”

苏陌寒也往前站了一步,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苏母一眼。

“妈,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就不要插手了。”

这样冷淡的话语顿时是伤透了苏母的心,苏母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儿子。

要知道从前的苏陌寒可从来不会对苏母的话有什么异议,但自从这个女人来到苏陌寒的身边之后,苏陌寒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陌寒,你忘了这麽些年,我都是怎样含辛茹苦的把你拉扯大的了吗?难道现在我连过问你的婚事都不能够了吗?你根本就不了解你面前的这个女人,我们才认识多久啊,就直接领了证,你有考虑过你自己之后的日子吗?”

苏母紧紧地攥住了拳头,转过头愤恨的看了秦商商一眼,她已经将所有的罪责都怪在了秦商商的身上。

“而且我告诉你,你以为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是什么好鸟?她刚才拿走了一百万,答应我离开你的身边,转头就是这副嘴脸。”

一说到这里,一下雨好像一下子变得情绪激动起来,恶狠狠地看着秦商商,眼神之中是难以蕴藏的愤怒。

秦商商则是无奈地耸了耸肩膀,“难道这不是你作为婆婆的见面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