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战乱

一队女侍卫约莫十余人,为首的是个银色盔甲女带刀侍卫,推开围观的人群,冷峻着脸庞,面向花玲珑,花千盈母女二人:“城主,小姐,我们先回城主府吧”。

花玲珑一摸额头,嘶哑道:“老了,老了,一时间看到小伍跟肖少侠,开心的竟然忘记了百花城的待客之道”。

随后花玲珑又叹息一声:“只是我那七名侍卫,哎”。

“七位姐姐,功力深厚,并无大碍,只是昏死过去了”银色盔甲女侍卫铿锵道。

花玲珑随即眉毛一挑:“那我就放心了,花灵,你带着小伍跟肖少侠先去城主府,我跟盈儿有话说”。

那位银甲女侍卫铿锵道:“花灵知道”。

随即花灵一挥手,身后的侍卫立刻让开一条道,又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两位少侠随我来”。

肖炼与武伍对视一眼,互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肖兄,请”。

“伍兄,您先请”。

“肖兄,您先先请”。

……

花千盈看着像活宝的两人不由“噗嗤”一笑。

花玲珑也是面带善意微笑的无奈摇了摇头,瞥着肖炼,武伍二人,低喝一声:“花灵”。

“属下在”花灵立刻回应一声,随后看着花玲珑的眼神,似乎看懂什么,然后高喝一声:“来人”。

便立刻有几名侍卫应声而出:“在”。

“架着他俩跟我走”花灵瞥着仍然互相谦让的肖炼,武伍二人。

“你先……”

“你先……”

……

几名腰圆腿粗的壮实妇女架着肖炼与武伍二人就闷声跟着花灵走,一路上也不顾路人诧异的目光,更不管肖炼与武伍二人的大呼小叫。

身后跟着是慢悠悠走的花玲珑,花千盈二人,两人一路上低声絮语,不知道说些什么,只是偶尔看到花千盈面红耳赤的带着目光在肖炼与武伍之间游离。

没多久,众人便来到百花城的城主府,刚到城主府便有股清雅的花香扑鼻而来。

可惜的是,肖炼与武伍二人‘扑通’‘扑通’两声,被扔到地上。

随后:

“哎吆,你们轻点,我可是你们家大小姐的表哥”武伍揉着屁股,幽怨道。

“有辱斯文啊,伍兄,我两竟然被两大妈背着跑,这要是传出去,你该用什么脸做人啊”肖炼在另一边捂着腰,和应着。

“对,我都没脸见人了,呜呜,肖兄,你怎么看”武伍捂着脸,像委屈的小媳妇蹲在地上,幽怨的看着花玲珑:“花姨”。

花玲珑见状,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男大十八变,以前那个喜欢捣鬼,不服输的小伍子,长大后竟然是这样。至于另一个肖炼,虽然从自己女儿口中有所了解,但是这也太……

一时间花玲珑……

而那边肖炼与武伍还在一唱一和,好似一个白脸一个黑脸。

“你想怎样”花玲珑冷着脸看着武伍,随后阴沉的低笑,嘶哑着:“要不,小伍子,咱们就按照老规矩,斗蚯蚓,你要是敢,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武伍一听到‘斗蚯蚓’三个字,瞬间就像被卡住喉咙的鸭子:“呃,呃,呃……”的不停,一瞬间整个人不好了,想起了自己童年的那段黑暗记忆,不堪回首。

武伍尴尬的挠了挠头:“花姨,看您说的,我也就是热闹热闹”。

“嗯哼,热闹热闹”花玲珑冷笑一声。

另一边花千盈一脸迷茫:“斗蚯蚓”。

而肖炼一看武伍这架势,估计有什么把柄在人家手里,心里不由哀叹一声‘看来刚刚到手的雷珠是保不住了’。

果不其然,那边武伍干笑着,小心翼翼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花姨,这是几颗雷珠,个头不小,孝敬您老人家的,那个咱就不‘斗蚯蚓’了”。

花玲珑冷笑着看着武伍,伸手推掉那几个雷珠:“怎么,花姨是那种人嘛”。

随后花玲珑又展颜一笑,虽说花玲珑声音嘶哑,年龄有些大,但是常年习武,而且修为好深,这皮肤保养的确实不错,这一笑虽不是妩媚众生,但是也是让两位小哥弄的心惊肉跳:“雷珠这玩意,你们小辈用的着,我老人家去为你们备百花宴”。

言罢,便转身离去,招呼几个附近的佣人吩咐着什么。

而另一边,花千盈巧笑嫣然地看着武伍,肖炼二人。

武伍一脸肉痛的把雷珠递给花千盈:“表妹,给”。

肖炼努力的想把自己的表情装作迷茫,可是不久之后,便是汗如雨下:“嘶嘶,疼,疼,花大小姐,疼”。

只见一个手,捻着兰花指,双指夹住肖炼胳膊上的一块肉,来回转动:“想活命,就老实交出来”。

肖炼一脸不舍的拿出雷珠,想递给花千盈,又握在手里。

花千盈一番白眼,伸出手:“拿来吧,我娘这是在保护你们”。

“啊”肖炼,武伍异口同声道,见过抢东西的,但是没见过抢东西还说出这么一个理由的……

花千盈拿过肖炼手中的雷珠,淡淡道:“每个雷珠上,雷魔子都留有气息,你们留在身边相当于留着一个标志,不管你们走到哪里,雷魔子,都能找到你们”,随后花千盈做了一个咔擦的动作,故作凶狠道:“然后杀了你们,嗯,说不定还会慢慢杀了你们”。

一时间肖炼,武伍面面相觑,背后泛起了一阵冷汗。

两人在正想说点什么。

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随着一道铿锵的声音:“大小姐,两位少侠,百花宴已经备好,城主让我请你们移驾百花宫”。

花千盈闻言,收起手中的雷珠:“知道了,花灵你去跟母亲大人说,我们这就去”。

言罢花千盈看着肖炼,武伍二人:“走吧,二位”。

一路上百花城城主府里面阁楼林立,花儿千姿百态,而花千盈犹如一个小女孩献宝一般介绍着:“这里是侍卫的地道,那里是佣人,那里还有那里……”

肖炼,武伍对视一眼,不由同时在心底暗叹一声:“修真最无情”。!?